|
当前位置:文章写作网 >文章写作社区 >捡拾记忆的珍珠

捡拾记忆的珍珠

2013-10-03 08:01 作者:关中剑客 阅读量:1919 推荐2次 |

多年后,我才知道,我们一九八二年毕业于户县师范学校的学生,毕业证竟然盖的是乾县师范学校的章。在此以前,我始终认为我们是户县师范学校毕业生,到今日我才晓得,原来我们竟然是乾县师范分校户师毕业生。

仔细想想,应该如此。因为我们周至县跟户县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期,归咸阳地区管辖,而那时的乾县师范是非常有名气的;我们这一届周至户县的学生,不知是沾了哪位领导的恩润,考虑到我们距离乾县太远,上学往返不便,建议给户县教师进修学校增设了四个班级,叫做师范班;户县本地学员叫做进修班,因之我们学校八二届开设有:数学班一个、语文办一个、理化班级两个;这些学生都是来自于户县跟周至两个县的,共计二百余人。

岁月如刀,当年的莘莘学子,风华正茂的青年男女,如今都已经年过五旬了;从八二年至今,整整三十年了;可是每当闭上眼睛或者忆起当年在户县师范求学的情景,清晰的如昨天一样。

记得八零年暑假,我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,在家乡等候着高考发榜的消息。我家当时住的是四间土瓦房,屋里闷热,外面老榆树知了一个劲烦躁的叫着,那声音简直就像是老妇人用铁铲铲锅底一般,难听极了,我感到心烦意乱,口干舌燥;父亲躺在土炕上,穿着粗布背心,手里拿着一本发黄的数学教材胡乱翻阅着,看到我不安的神情,安慰我说:要有自信,不要慌!

我站在屋里,低头看着地面上脏兮兮的柴草,看见自己穿着破烂的布鞋,脚的大拇指从鞋里面伸出来,母亲被邻居叫去帮忙办事情去了,小妹们香甜的酣睡着。

我心里很难受,考不上不但自己没有前途,父母的希望落空;所以我的高考结果直接影响我的一家人的未来,我象头被囚禁的大象一样,来回的在家里走来走去,不时地看看外面……

突然有人急匆匆的来到我家,原来是我队队长,他高兴的说:小丽呀,你官名得是叫个惠锋啊?我说就是就是。他把大腿一拍说:把他家的,娃你考上了!

我父亲一下子坐起来,看着何队长说:兄弟,你看准了?

嘿嘿,好我的七哥呢,你兄弟好歹也算个初中学生,咋能连咱娃叫个啥都不知道吗?没问题,你娃是第一名,我看的准准的,绝对没麻达!

此人曾经是我家的对头,一九七五年至七六年期间,我在农业社当社员,他任队长,经常刁难我,而我也故意跟他唱对台戏,他文化不高,但是还能听得出,我借用样板戏《红灯记》李玉和唱词骂他:日寇,看你横行霸道能有几天?果不其然,七八年高考制度恢复,我再次复学上高中,经过艰苦努力,近日终于考上了。

这个暑假,我既高兴又担忧,考不上自然是垂头丧气,考上了,最后录取啥学校呢?我自愿是商业学校、铁路学校、咸阳技校等,我没有报师范类,因为我看到了父亲一辈子的辛酸;我的父亲原本是应该有一个不错的前途,但是命运的作崇,最后当了教师,辛苦一辈子,可怜竟然没有穿过一件像样的衣服,多亏了父亲长得体面,又有才华,所以深受学生们爱戴。

时间一天天过去了,名次在我后面的同学一个个都接到了录取通知书,唯独我,第一名却慢慢没有接到录取通知书,我的心情糟透了,胡思乱想着,会不会是空欢喜一场呢?

终于在暑假将要结束的时候,邮递员送来了一个牛皮纸信封,上面写明了录取通知书,落款是户县师范。我的心一下子凉透了,不想当教师却偏偏被录到师范学校去了。

父亲一辈子我很清楚,两袖清风,正直老实,胆小谨慎,除了书教得好,其他的社会阅历太浅,不会巴结人,不会看领导眼色行事,为此我们家一直生活贫困,我上高中时,几乎填不饱肚子,记得我参加高考时,家里竟然连十几斤面粉都拿不出,我只好借马村一位高姓老师的十五斤粮票用,后来参加工作了,才省吃俭用给人家还了。

父亲就是我的影子,我自然对当教师不感兴趣。

人的一生,不管你承认不承认,命运会决定你的一生。如果在今天,我绝不会去当教师,哪怕没有工作,去跟人家当建筑工,都感觉比当教师还要爽,因为我可以根据自己的爱好全排时间。可是,咱是六零后,出生的时空限制本身就是一种命运,这个命运,也就是这个时空,我来到世界上,我无权决定,是父母亲决定的,我不会因为我来到的不是时候,而去埋怨父母亲,相反的我非常感谢父母亲给于我的生命,哪怕是叫我到这个世界上来受苦,也是一种缘分。

命运叫我固定出生在六零后,这是天命,难以违抗;而此刻的时间和空间正是中国最艰难的时间段。不管是物质生活的极度贫乏,还是精神生活的单调和压抑;在当时看来,能考上国家学校,吃公家饭,就是所谓的吃皇粮,而且还会有固定的工资,对于生存在贫困偏僻的乡村农民们来说,无异于是翻天覆地的变化,更是大家所羡慕和期望的目标。

尽管我那时候不愿意,可是父母亲再三劝说,父亲甚至给我规划了长远发展的目标;将来工作了,有雄心,可以再去参加高考,实现上大学的理想。于是我听从了父母亲的话,到邻县去上师范学校了。

这也是我当初为什么自愿报名去秦岭深山任教的原因,并非是像当年的教育局长表扬那样,思想境界很高呀!当时我没有参加毕业分配聚会,我没有直接听到局长表扬我的话,后来听我的同学们聚会时,他们谈起当年分配聚会时局长竟然当着大家的面,表扬我,要求大家学习我,今日想来,颇感惭愧也!

记得那是一九八零年的秋天。那天很热,我穿着母亲在尚村街道供销社给我买的蓝裤子,白色的确良衬衫,脚上蹬一双母亲精心制作的布鞋,鞋面是黑色的,据说是高级布料。

那天是父亲送我到尚村街道去搭班车。当时户县只有一趟车直通尚村,在车站我认识了同乡的张歌平。

歌平个子比我高点。胖瘦我两差不多,他是在户县二中(甘河中学)读的高中,我是在尚村中学(尚村六中)就读,我们原来并不认识,只是两人同时被户县师范录取,而且还是同一个班级语文班,我们从此就成为终生的同学加好朋友了。

户县师范学校并不大。位于户县一中西面,毗邻我们学校西面的是刺绣厂,那里面几乎全是女工。我们这些学生,很多都是补习了好几年的考生,年纪都不小了,对于刺绣厂的年轻女工甚为关注。当年就有好几个男生,晚上翻墙过去,名义上是到刺绣厂看电视,实际上是看漂亮的女工们。

我们学校食堂紧挨着刺绣厂。食堂后面是教学大楼。一楼左面是数学班,右面是语文班,两个班级教室门口相对,上课铃一响,大家各自跑回自己的教室,于是语文班同学唱起了《学习雷锋好榜样》,奇怪的是数学班同学竟人唱着《妹妹找哥泪花流》,就连老师们当时都感到奇怪,按理说语文班学生大都喜欢写作,热爱文学,应该浪漫才对,可是竟然没有数学班学生开放,我那时想,这可能就是中国古代文学影响太深的缘故吧!

人就是这样,一个固定的空间有时候往往决定一个人的交往。命运把我们放到一个班级里,自然大家会互相慢慢熟悉起来;而且本县学生往往抱成一团,当然也不包括跟非本县同学交往。

生活里,人跟人是有差别的。那些除了跟自己在一个空间生活的人交往以外,还能够跟不在同一个空间交往的人,就比一般人要聪明灵活,这就是交际能力上的差别。而那些有特长的人,比如文艺骨干、校蓝球队员、学生会干部等,比一般人交际都要广,这也是后来每个人在走向社会之后,地位升迁不同的重要原因之一;所以学习好不一定将来会有好前途,个人自身适应能力很重要,同时也与每个人的家庭背景与社会关系分不开;人们当年也许会处在同一个起跑线上,但是后来的一切变化与个人自身的命运攸关,这就是同一学校出来为啥有的人干一辈子依然处于底层,而有的人步步高升了。

对面的数学班,有我们一个乡党,姓梁,叫梁波,是个怪货。一天晚上,到刺绣厂去看电视,比了翻墙回校,竟然不小心掉进厕所,弄了一身大粪,脏兮兮的。第二天吃早饭,他们班级男生不愿意跟他一起吃饭,骂他:滚远!臭怂!梁波笑嘻嘻的说:放屁!早都洗干净了,你嗅嗅?此事成了笑话,顿时传遍学校,大家见了梁波都取笑他。

学生的生活很单调,并不像作家们挖空心思设计的,有精彩的情节跟细节。日子就像流水一般,平铺直叙。我们除了平日刻苦学习之外,最有趣的要数每天下午放学后,我跟歌平等几个要好的,一起去到户县县委大楼去玩。大家到楼顶肆无忌惮大小便,年轻人的轻狂和无知毫不掩饰。紧接着就是去到户县招待所玩,当时户县招待所很有名气,属省级文明单位,我们这些学生根本不管这些,照样到哪里肆无忌惮;我们竟然有幸看见了一个志愿军,狠狠殴打犯人的场景,那时候不知道咋回事,招待所还时常关押犯人。

那个犯人是个小伙子,可能是犯了强奸罪,被脱掉裤子,露出光屁股,志愿军用扫帚狠狠抽打,那犯人一个叫喊,黑脸军人突然狠狠踢了一脚,改用扫帚屁股猛力挫那犯人屁股,顿时黑血窟窿一园圈,吓的我们胆战心惊,不敢看,那黑脸军人竟然嘿嘿发笑,很得意看着自己的杰作,我们最后落荒而逃,心里想:贵贱不敢违法,多可怕的!(待续)

相关文章关键词

《捡拾记忆的珍珠》的评论 (共 0 条)

  • 还没有人评论,赶快抢个沙发
彩经网双色球走势图_彩经网 gg彩票计划_gg彩票手机版下载 彩经网双色球走势图_彩经网 一路发彩票_一路发彩票app_一路发彩票app下载 天天彩票app_天天彩票app下载安装 盛兴彩票登陆_盛兴彩票注册登录 纵达彩票_首页 彩经网双色球走势图_彩经网 pk10最牛稳赚5码计划_稳定开奖